大连市知识产权局,一座重情重义的科研所

中科院大连化物所:一座重情重义的科研所

大连理工大学张大煜学院:家庭式育人的催化作用

大连日报讯(夏镜航
记者姜云飞)在祝贺中科院大连化物所成立六十周年的队伍里,一大批在科技界声名显赫的院士、专家格外引人注目。9月21日亲自到会参加大连化物所庆典的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就有17位,还有70多位院士为所庆题词或发来贺信或贺电。大连化物所在解放区里组建、与共和国同龄,也是新中国高层次科技人才的沃土。

■徐光荣

■本报记者 温才妃 通讯员 张平媛

王建业少将是新中国成立后大连化物所第一代领导人之一。如今虽已年界耄耋,但追忆当年,老人依旧满怀激动:化物所建所早啊,是新中国成立前解放区里组建的第一个研究所,当时吸引了一大批在国外的优秀知识分子回国,为国家的发展提供了人才保障,也为全国其他科研单位支援了不少科技干部。

我的文章题目本来有些长,我觉得惟其如此,才能将我对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印象说得清晰。

“神奇催化——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人们的生活离不开化学,生活处处显化学。”大连理工大学张大煜学院首任院长、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时任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涛曾如此风趣地解读“催化剂”。

从建所初期到上世纪60年代,一批国外学子,如郭和夫、彭少逸、肖光琰、刘静宜、陶愉生、顾以健、朱葆琳、张存浩、陈绍澧、俞惟乐、朱荣昭、沈家祥、黄继昌、吴景微、王轩荪等留学国外的科学家冲破重重阻力,毅然回国,来到大连化物所工作。楼南泉、卢佩章、郭燮贤、何学纶、陈国权、章元琦、郑禄彬、姜炳南、王善鋆等一批国内中青年优秀人才也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大连。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侯祥麟、陈景润也曾在大连化物所工作。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成为了响誉世界的科学家。建所至今,先后有张大煜、郭燮贤、卢佩章、张存浩、楼南泉、袁权、何国钟、朱清时、林励吾、沙国河、李灿、张玉奎、衣宝廉、桑凤亭14位优秀科学家,在大连化物所工作期间当选两院院士。此外,侯祥麟、陈景润、闵恩泽、彭少逸、党鸿辛、赵东元、杨胜利、沈家祥等院士也都在大连化物所工作过,与大连化物所结下不解之缘。

而此刻,我想起了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一首七绝:“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我突发奇想,照猫画虎摹拟几句想送给化物所:“惜别星海十余载,樱花频送挚爱情。渤海湾水深千尺,不及大化伴我行。”

面对青涩的大学生,张涛用幽默的化学语言迅速“破冰”,让他们感觉到与科学家对话零距离。

锐意创新、协力攻坚、严谨治学、追求一流,这是大连化物所的精神。60年来这一精神激励了并且还在激励着更多的科技工作者为共和国的科技事业贡献力量。截至2008年,共有7人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4人获得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青年奖,2人获得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个人奖,13人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4人担任973计划专家组顾问或首席科学家……化物所精神一直深深感染着我。从攻读硕士学位开始,在大连化物所已经学习、工作了20年的精细化工研究室不对称催化研究组组长郑卓研究员说,这是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在逆境中给人坚持的力量;这也是一种开拓创新的精神,鞭策着科技工作者不断开展创造性的劳动攀登科技高峰。

化物所在我的心中分量很重,这源于化物所人重视两个字:情与义。

张大煜是我国著名物理化学家,他倡办了《催化学报》,是中国催化科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曾任大连大学工学院教授、化工系主任。

记得2005年12月,化物所原办公室主任冯埃生专程从大连赶到沈阳找到我,邀我为化物所老所长张大煜写传。那时,老所长已辞世十七八年了,为何化物所人对他这般上心?

在他逝世24年后,大连理工大学与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化物所”)设立了以张大煜命名的学院。

待我来到位于大连星海广场附近的化物所进行深入采访,与张存浩、楼南泉、卢佩章、王建业、郭永海等几十位老院士、老领导、老同志促膝倾谈,并走访查阅了大量档案资料后,发现张大煜院士果非凡人。1916—1989年,张大煜院士一生跨越了中国现当代史的几个重要历史时期,亲历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见证了中国从受人欺凌的苦难岁月到繁荣昌盛的历史巨变。而他本人投身化学科研事业50余年亦功绩赫赫,尤其在催化研究中,不仅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了表面键的新理论,而且在应用研究中也为国家创造了世界领先技术,在中国化学界堪称翘楚。特别是他担任化物所所长期间开创的学术民主、严谨治学的传统已成为化物所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带领老一辈科研人员开拓的重要学科为研究所乃至国家相关科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培养和扶植的科研骨干,已成为研究所乃至全国相关学科的带头人,先后有近20位进入两院院士行列,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财富。

如今,在张大煜学院里,学子们与科学家面对面交流的画面俯拾皆是。那么,这一以化学催化剂起家、见长的学院,又是怎么发挥育人的“催化”作用呢?

饮水思源,化物所人有情有义、重情重义是值得珍视的文化传统和财富。恰如我到化物所后见到的第一位领导,文静而稳重的党委副书记包翠艳所说:“在科学院倡导的创新文化建设不断深化的过程中,我们感到张大煜所长所留下的精神财富,过去、现在或是将来都是推动研究所发展前进的动力……”

“家庭式”培养打造独立人格

重什么情?重什么义?在我投入写作《一代宗师——化学家张大煜传》的日日夜夜,对此有了不断深入的体会。这“情”字中内涵丰盈而厚重,师友情,同志情……而首当其冲的是爱国情。我了解到,在化物所,包括张大煜、张存浩、郭和夫、陶愉生、侯祥麟、范希孟、刘静宜等,都有国外名牌大学的学历,但他们学成后,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却都毅然回国,放弃了国外优厚的待遇与生活条件,投入到祖国科研事业之中,这不是爱国情的生动表现吗?

在大连理工大学,分布着一个个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小特区”。有以全程导师个性化指导见长的钱令希力学创新实验班,有科教结合协同育人的华罗庚班,还有强化本科生科研实践的王大珩物理科学班。那么,张大煜学院的独特之处又是什么呢?

至若师生情、同志情,张存浩院士的一席话说得最为中肯。他说,我们敬爱的老师张大煜“伟大的人格和学风,温文尔雅,为人谦和,对年轻的一代,他是亲切忠厚的长者,热情地关心着每一位青年……完全当得起‘一代宗师’”。

“学院打通‘本硕博’的培养界限,建立了8年贯通培养的创新人才培养新机制。”张大煜学院院长段春迎如是说。

采访满头漂亮白发、这年81岁的卢佩章院士时,特别让我动情,他拿出一本自己精心编制的摄影画册,向我展示他发表于《东北科学通讯》1951年12月号上的学术论文《水煤气合成石油用沉淀铁触媒常压性能试验》,其中一页是他和论文合作者陶愉生、钟攸兰、康坦等同志在张大煜雕像前的合影。卢佩章说,这个研究项目是在张大煜所长提出并指导研究下完成的,但在1956年中国科学院评选首届自然科学奖时,他却断然拒绝在参研名单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在项目获奖后,又断然否决了给他奖金的意见。这种高尚风格,一直为卢院士与研究所的同志们所牢记和推崇。

这不仅是两家合作单位的初衷——化物所发挥学科资源优势,大连理工发挥育人优势,实现科研与教学的融合;也是地处大连的苦衷,本科生考研多去北上广,易受外界的干扰和诱惑,而搞科研要甘坐冷板凳,非热门城市也许是一个更不错的选择。

这也使我想到了“义”。词典中对“义”的解释是:公正合宜的道理。与“义”字组成的词语,大多带有正能量,道义、信义、义气、义举、仗义……李大钊的著名诗句:“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中的“道义”是与“担当”紧紧相关联的,它使人想到责任感、承担与奉献精神。而张大煜和化物所老一辈科研人员恰恰很好地实践了这个“义”字。“急国家之所急,想国家之所想”,他们为国家创建了石油煤炭化学研究基地,为“两弹一星”的成功不断贡献,开拓了色谱学、分子反应动力学、化学激光等一系列我国科研发展急需的新领域……正是张大煜和化物所科研人这种敢于承担的创新精神,使我找到了写作张大煜传的精髓,继而用90个日日夜夜完成了30余万字的传记文稿。记得我在该书的后记中写下这样一句发自内心的话:“大连化物所为推动中国科研事业发展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我也觉得自己做了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八年制培养,采用的是一个新颖的人才培养模式——“家庭式”定制培养。段春迎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这里的“家庭式”不是家长式的碎碎念,而是让学生一入校就像进入了团队大家庭。

《一代宗师——化学家张大煜传》出版了,并在化物所召开了纪念张大煜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暨新书首发式,邀请我到所参会。我觉得这件事似乎可以画上个句号了。

记者了解到,本科入学之初,学院便为每位学生配备导师,不管多大牌的导师,最多只能带两名学生。学院要求本科生自入校起就进入实验室,在院士、长江学者等人的言传身教下,一方面要提高科研能力、学术水平,另一方面要受到他们的人生阅历、科学家精神的感召,最终独立、成才。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重情重义的化物所人并没有“人走茶凉”,而是一直记着我这位帮助研究所做了点事情的新朋友。不久,所办又邀我为宣传张大煜的专题片撰稿;邀我为所报撰写纪念张大煜的文章;不久,又邀我再赴化物所,到所里举办的文化讲坛上向研究生们作关于张大煜学术生涯的学术报告;2009年化物所60周年所庆时,邀我与所歌的曲作者铁源赴所参加纪念盛会……这一切,使我倍感亲切,感受到一股股融融的暖意。

段春迎告诉记者,之所以作这样的设计,是基于高中与大学之间存在着巨大鸿沟的现状。不少高中生是“学习机器”,生活上不能自理,思想上不能自立。“家庭式”定制培养不仅要关注学生的学业,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独立的人格,服务社会的意识。

我一直关注着化物所,为化物所的一项项科研新成就而高兴,我还想为化物所再做点什么,为化物所蒸蒸日上的科研事业尽点绵薄之力。2010年中国科学院编辑《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化学卷》,邀我写张大煜的学术纪传,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很快完成;张存浩院士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我从《新闻联播》中看到习近平总书记为他颁奖的场面,由衷感到欣慰,随即与他通话表示祝贺,并作了补充采访,及时写出一篇报告文学在我主编的《辽宁传记文学》上发表。那一刻,我甚至想,若身体条件允许,再为张存浩写本传记……

以大煜之名命名的学院,更重要的在于传承大煜的红色基因。“当时两家就作了很多讨论,希望培养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对中国有感情的人才。”段春迎补充道。

我也真诚地希望分享重情重义的化物所在新时代科技创新道路上所取得的每一项成果,祝愿化物所以70年所庆为新起点,在向科技高峰的进军中创造更大的辉煌!

严格的淘汰机制保证水准

作者简介:

李朔曾在第29届中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中获省级一等奖,2016年通过自主招生选择了应用化学专业,最终如愿以偿。他说,之所以报考这里,是因为自己热爱化学,希望在科研方面作出成果。

徐光荣,1941年生于辽宁辽阳,国家一级作家,文化学者。辽宁省作家协会顾问,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

作为培养化学家的摇篮,张大煜学院更看重的是兴趣。“一个人有多大的兴趣,表明他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多久。”段春迎说。

《中国科学报》 (2019-04-30 第3版 综合)

然而,菁英办学并不是光有兴趣就行,与雄厚师资相对应的是残酷的淘汰机制。

“考试不及格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去年年底,有家长给段春迎打电话,学生来办公室央求,都被段春迎一一拒绝。“你得到了优于别人的师资,就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证明自己。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学院采用滚动管理机制,本科前两年实施淘汰、分流制度。一门主干课不及格,直接从学院淘汰出去,连补考的机会都不给。但也并不意味着,从学院淘汰出去后就是“失败”。学生会回到化工学院开办的应用化学班——师资相同,但无法享受跟着科学家做科研的待遇。只要学生成绩拔尖或发表有水准的论文,还是有机会回到张大煜学院。“这种模式让学生在挫折教育中成长,毕竟在科研的道路上处处是挫折。”段春迎说。

不光是对学生“狠心”,对教师的要求更是如此。除了聘院士、长江学者们做学业导师,学院还按照国外高校合同制的方式聘用青年教师,实行“三年不达要求即走人”——学院出钱支持教师成才,教师需要在三年内拿到国家级人才项目,否则不再续聘。

与严苛相对应的是,学院人才聘用没有复杂的程序,考核也不数文章数,而是要求教师的研究获得社会公认。

跟着“大牛”学化学是什么滋味

3个化学化工领域国家重点实验室,5位两院院士,20位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有学生戏称,张大煜学院的科研条件、师资阵容堪称“全明星”阵容。那么,跟着“大牛”学化学,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

2015级张大煜学院学生王传亮感受深刻。他说,以化学专业必学的四大化学为例,这些重要科目上的师资力量是顶配的,主干课程的教师都是国家级或省级教学名师。“名师教学经验丰富,授课灵活不枯燥,课堂上经常会科普一些科学小知识,让我们的学习轻松高效。”

金良是化物所209组李兴伟研究员课题组的一员。他表示,和优秀的人在一起,感受压力的同时也感受到动力,他明确了在学习、专业技能上的不足,以及下一步学习的方向,从而促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存在感强”是首届张大煜学院学生何胜在实习期间的最大感受。他目前已在化物所实习了两年,所在的实验室是分子反应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全国六个化学类优秀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

一开始进组时,他只能是一边学习基本实验技能和理论,一边为实验室打杂洗瓶子,但是组内的老师非常愿意把有难度的任务交给他,给他更多的学习锻炼机会。现在何胜已经拥有了独立的研究题目,也逐渐掌握了独自操作各种精密光谱仪器的本领,价值几百万元的飞秒激光瞬态吸收光谱可以驾轻就熟。

“练就科研本领,积累科研阅历,化物所实习的经历是我大学期间最宝贵的财富。”何胜说。

高水平团队的辐射引领、科研氛围浸润青年学子的心,而这大概就是专属于张大煜学院的“催化剂”。

《中国科学报》 (2017-08-22 第6版 动态)

相关文章